收起
展开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工业4.0时代 中国家居产业发展迫切需要新思维与新模式
发布时间:2017-09-28  阅读:692

互联网时代中国家居产业的新思维与新模式

吴智慧

(南京林业大学家居与工业设计学院,南京210037)

摘要:目前,随着我国提出“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以及国“工业4.0”的传入,其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业和社会经济发展各方关注的焦点。家居产业作为劳动力密集型的传统产业和社会生活关联型的民生产业,“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亦已成为家居产业未来发展的强大引擎。本文从“互联网思维”、“工业4.0”与“中国制造2025”、定制与大规模定制、家具与家居的定制模式等方面,进一步阐述了家居产业应该立足于坚实的工业基础,借鉴“互联网思维”和“工业4.0”的战略思维,积极探索“制造业+互联网”,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和创新发展。

关键词:工业4.0;互联网思维;家具;家居;制造模式

中图分类号:TS664.4     

New Thinking and New Models of Chinese Furniture and Home Furnishings Industry in Internet Era

WU Zhihui

(College of Furnishings and Industrial Design,Nanjing Forestry University,Nanjing 210037,China)

Abstract:At present, as China propose Internet+ and the German Industry 4.0 incoming, Made in China 2025, these have become the attention focus of China's manufacturing industry and the social economic development. Furniture and home furnishings industry as a traditional labor-intensive industry and the people's livelihood related industry, Mass customization and Flexible production has become a powerful engine for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furniture and home furnishings industry. This paper mainly describes the Internet thinking, Industry 4.0 and Made in China 2025, customization and mass customization, custom manufacturing model of furniture and home furnishings, etc., and further expounds the furniture and home furnishings industry should be based on a solid industrial foundation, referring to the Internet thinking and strategic thinking of Industry 4.0, actively explore "manufacturing + Internet", make the furniture and home furnishings industry to realize the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and innovative development.

Key words:Industry 4.0; Internet thinking; Furniture; Home furnishings; Manufacturing model

目前,随着我国“互联网+”、“中国制造2025”的提出,以“工业4.0”、“互联网+”、“两化融合”和“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为主旋律的创新驱动已成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发展的动力。尤其是在当下互联网无处不在、科技瞬息万变以及充满多样化和个性化需求的时代,受互联、融合、协同、互动和去中介化、快捷高效等互联网思维的熏染,家具企业的生产方式已不再是传统经济时代的大批量生产模式,制造与服务的行业界限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明显,而是以制造为基础,逐渐由“生产型制造”转向“服务型制造”、由家具产品制造商转向家居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如“定制家居”、“集成家居”、“全屋定制”和“家居整体解决方案”等模式,都已成为未来家居产业变革的一条重要方向。

1 互联网思维与“互联网+”的内涵

纵观互联网的发展过程,无论是按从Web1.0门户时代、Web2.0搜索/社交时代到Web3.0大互联时代,还是按从PC互联网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及我国“互联网+”的提出,都说明互联网已经由互联网1.0时代(消费互联网)向互联网2.0时代(产业互联网)转变,已经进入基于物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智能生活时代,这也是一个“以人为本”的互联网思维指引下的新商业文明时代。

1.1  互联网思维的概念与本质

互联网思维就是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科技不断发展的背景下,对市场、用户、产品、企业价值链乃至对整个商业生态进行重新审视的思考方式,并由此扩展到对整个社会生产生活方式的重新思考。这种思考方式是利用互联网这个平台,利用客户的需求和反馈,用大数据和云计算进行分析,通过物联网进行交互和智能,从而改进产品和快捷服务,以占有市场和凝聚用户的方式,是一个开放、体验和自由,并让用户参与当中、把用户需求作为第一位的思考方式。

不同的人对于互联网思维有不同的认识,其实互联网思维是相对于工业化思维而言的,互联网思维不仅仅适用于互联网公司,绝不仅仅是印象中的电子商务,也不仅仅是停留在营销环节,而是适用于所有企业,包括传统行业的企业,涉及到企业经营的方方面面。

互联网思维是以一个宏观的角度去看一件事情的思维方式,是代表着一种用户思维、简约思维、极致思维、迭代思维、流量思维、社会化思维、大数据思维、平台思维、跨界思维等结合的思维方式。其本质就是符合互联网时代本质特征的思维方式,所以互联网思维其实是一个综合现代符合互联网时代思想的结合。其特征包括便捷、免费、无中心、去层级、社群化、个体参与、用户体验至上、数据化思维等。这种思维方式的基础在于联接和聚合的可能性。互联网使每一个参与的用户联接在了一起,形成一个由无数点组成的巨形网络,由此可以产生无数种可能性。未来的任何企业必定会互联网化,而且每家企业都要有互联网的思维。在未来如果不用互联网思维方式来思考问题,就没办法在社会经济中展开竞争。

1.2  移动互联网思维的概念与本质

移动互联网思维是一种多维网络状的生态思维。这种生态思维,以节点彼此连接,形成大小不同的生态圈。不同生态圈之间也彼此连接形成更大的生态圈。更大生态圈再彼此连接,形成更大更大的生态圈或系统。以此类推,没有终极。

去中心化和伙伴经济是移动互联网思维的两大特性。去中心化是指所有的节点在生态圈中都是平等的;伙伴经济是指所有的节点、圈子在这个生态系统中都是伙伴,是一种互亲、互爱、互惠、互利的关系,而不是竞争、斗争、战争的关系。

移动互联网思维是一种进化思维,对我们人生的各个方面,从个人,到家庭,到企业,到国家、社会,都具有重大的指导作用。

1.3  工业互联网的概念与本质

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首次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概念。2015年3月,工业互联网第一次出现在我国《政府工作报告》中。工业互联网是指让无数的机器、设施与系统网络、先进的传感器、控制和软件应用相连接,以提高生产效率、减少资源消耗、降低产品成本。

工业互联网是两大革命(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的整合。工业革命出现了无数台机器、设备、机组和工作站;信息革命产生了计算机、信息与通讯系统,包括:网络革命、数据革命。当今是数据经济时代,正如马云所说:人类已经由IT时代(信息时代)进入DT时代(数据时代),数据取代了石油成为了最核心的资源,在未来,数据会成为像水、电、石油一样的公共资源;未来的世界,所有的机器,它们不仅会生产产品,它们必须说话,它们必须思考。机器不再仅由石油和电力驱动,而是由数据驱动。

1.4  “互联网+”的内涵与特征

我国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制定“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1]。我国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又提出:发挥“互联网+”集众智汇众力的乘数效应和深入推进“中国制造+互联网”。由此,“互联网+”在中国引起了广泛关注、重视和应用,改变了我们的生产、工作、生活方式,也引领着我国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常态”,被认为是中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经济提质增效的“新引擎”[1]。

“互联网+”(Internet+)是指利用互联网平台、信息通信技术把互联网和包括传统行业在内的各行各业结合起来,进行跨界融合,从而在新领域创造一种新生态[1]。通俗地说,“互联网+”就是“互联网+各个传统行业”,但这并不是简单的两者相加,而是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以及互联网平台,让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协调发展。这相当于给传统行业加一双“互联网”的翅膀,然后助飞传统行业。

“互联网+”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概念,绝不仅仅是电商,不只是开一个网店或把产品放在网上销售;也不是开设一个网站、建立一个微信群、开发一个APP那么简单;更不只是满足企业的销售渠道或销售效率;而是站在用户角度、提升用户体验、解决消费痛点,从而通过大流量、大数据、信息化和数字化,实现精准服务、精益制造以及价值创造与效率提升。可以预见这种大流量、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务联网等全新供需关系的模式和网络数字制造的模式,必将会逐步成为新的划时代的革命。

“互联网+”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更是思维、理念、模式上的“+”,其中最重要的基础就是要具有“互联网思维”。基于上述互联网思维,“互联网+”具有跨界融合、创新驱动、重塑结构、尊重人性、开放生态、连接一切等六大特征。通过跨界、互联、开放、融合、协同等,引起了商业模式、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变革。

2 工业4.0与中国制造2025的内涵

工业4.0(Industry 4.0)作为德国国家战略,是把传统制造技术与互联网技术相融合,旨在支持工业领域新一代革命性技术的研发与创新,再次提升德国工业的全球竞争力[1-4]。工业4.0在德国被认为是继机械、电气和信息技术的前三次工业革命之后的“第四次工业革命”[3,5]。它与美国流行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以美国著名趋势学家杰里米·里夫金出版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为主)[6]的说法不同。

2.1 工业4.0的概念

工业4.0就是基于信息物理系统(CPS,Cyber-Physical System),通过CPS网络实现人、设备与产品的实时连通、相互识别和有效交流,从而构建一个高度灵活的个性化和数字化的产品与服务的智能制造模式[1]。简单地说,工业4.0就是利用信息物理系统(CPS)将生产中的供应、设计、制造、销售、服务等信息数据化、智能化,最后达到快速、有效、个性、定制的产品供应[1]。

工业4.0的概念描述了由集中式控制向分散式增强型控制的基本模式转变,目标是建立一个高度灵活的个性化、定制化和数字化的产品与服务的生产模式[1-3]。在这种模式中,传统的行业界限将消失,并会产生各种新的活动领域和合作形式,创造新价值的过程正在发生改变,产业链分工将被重组。在这种模式下[1-3]:

(1)生产:由集中向分散转变,规模效应已不再是工业生产的关键因素。

(2)产品:由趋同向个性转变,未来产品都将完全按照个人意愿进行生产,极端情况下将成为自动化、个性化的单件制造。

(3)用户:由部分参与向全程参与转变,用户不仅出现在生产流程的两端,而且广泛、实时参与生产和价值创造的全过程。

2.2 工业4.0的内涵

德国工业4.0战略的要点可以概括为:是由一个网络(信息物理系统网络CPS)、两大主题(智能工厂和智能生产)、三项集成(横向集成、纵向集成与端对端的集成)、八项计划(标准化和参考架构、管理复杂系统、综合的工业宽带基础设施、安全和保障、工作的组织和设计、培训和持续的职业发展、监管与规章制度、资源利用效率)[3,7]组成的框架机构。

工业4.0的内涵主要包含:第一,用物联网(万物互联)和务联网(服务互联)把制造业的物理设备单元和传感器、终端系统、智能控制系统、通信设施等连接组合起来,使物理设备具有研发、设计、精准控制的“智能”;第二,实现人和人、人和机器、机器与机器、制造与服务之间的互联,实现智能制造;第三,用户全过程、全流程的参与,不仅带来丰富的市场信息,而且衍生了“个人定制”、“众包设计”等新业态,引起了生产方式、商业模式的变革[2,3,8]。

2.3 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

2015年3月,我国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要实施“中国制造2025”的宏大计划。2015年5月,国务院正式印发《中国制造2025》[9]。《中国制造2025》是经济新常态下中国制造业未来十年的顶层规划和发展路线图,是我国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1,9]。其根本目标在于改变中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局面,突出创新驱动,优化政策环境,发挥制度优势,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通过10年的努力,使中国迈入制造强国行列,为到2045年将中国建成具有全球引领和影响力的制造强国奠定坚实基础。力争通过“三步走”实现制造强国的战略目标[1,9]:

(1)第一步:力争用10年时间,到2025年迈入制造强国行列。

(2)第二步:到2035年,我国制造业整体达到世界制造强国阵营中等水平。

(3)第三步: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制造业大国地位更加巩固,综合实力进入世界制造强国前列。

2.4 中国制造2025的内涵

“中国制造2025”的内涵重在创新驱动、转型升级,迈向中高端。其与德国的“工业4.0”、美国的“工业互联网”的本质内容是一致的,三者都指向一个核心,就是智能制造,即“制造业+互联网”。因此,也有人说:“中国制造2025”就是中国版的“工业4.0”。

“中国制造2025”与德国“工业4.0”相比,两者共同点都是智能制造(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其中,德国“工业4.0”的实质是“自动化+信息化”,是在工业2.0和工业3.0的基础上实现智能制造;“中国制造2025”的实质主要是“工业化+信息化”,是通过“两化”融合实现智能制造。两者不同点:德国“工业4.0”主要侧重技术与模式;“中国制造2025”主要侧重产业和政策,是中长期规划。

3 定制与大规模定制的内涵

当今,中国制造业在世界范围内面临着:技术进步日新月异、产品需求日趋多变、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等竞争环境[10]。一方面,自动化技术、计算机技术、信息技术、材料技术和管理技术等迅猛发展,形成制造“硬”技术与管理“软”技术的有效结合与综合应用,极大地改变了制造业的制造方式、经营管理模式和提高了制造业的制作能力、管理水平;另一方面,市场需求的变化与竞争的加剧,迫使企业不得不寻求能快速响应市场和适应当代环境的制造方式与生产经营方式[10-13]。企业开始由原来的按库存生产转向按订单生产,由此,使得“定制”逐渐兴起。

3.1 定制的内涵

定制(customization),是指为个别客户(或用户、消费者)进行量身加工或服务。其实质就是按订单生产,是指根据客户订单的要求来进行组织和安排生产。传统的木匠打(做)家具、裁缝做衣服等就是定制。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按库存生产(大批量生产)在我国的家具与木制品生产企业中占用极大的比例。最近10年来,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人们需求的急剧增加,逐渐带来了更多个性化的需求,产品的更新换代也越来越快,市场越来越难以预测。在这样的趋势下,按库存生产的风险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向另外一种生产模式——按订单生产(定制生产)模式转变。

目前,“定制”风潮就应运而生。“定制”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一种潮流;“定制”俨然成为高档、高贵、富有、奢华的代名词。对制造企业来说,定制是企业品牌品质和文化的提升,也是企业在品牌文化体系建设的过程中更丰富、更可靠的内涵;对于消费者来说,定制产品本就是一个非常愉悦的生活经历,“定制”已经不仅仅是对产品功能的需求,更多将心力倾注在对自我情感的一种倾诉,可以说,定制本身也是特定的消费族群的生活方式的表达。可以预见,“定制”正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解定制,选择定制,才能真正与时代同行。

3.2 个性化定制的内涵

个性化定制(Personalized customization),是指根据客户提出或指定的特殊需求,或由客户介入产品的设计、生产加工过程,为客户提供其所定制的个人专属性较强的商品,或获得与其个人需求匹配的产品或服务。

随着人们需求类型的变化和市场竞争形势的加剧,客户需求表现出日益个性化、多样化、复杂化、多变化等特点。现代社会消费充满了激情与个性化,个性化定制产品能给消费者的心理带来精神的喜悦和个性的满足,“个性化定制”代表的是一种简单而时尚的生活方式,既代表了定制者的审美情趣与独特的生活主张,也让更多的消费者享受到了“专属”的服务和个性化产品带来的独一无二的生活体验。唯有亲为,方显珍贵。

与此同时,我国的家具与室内装修已经由最初的木匠打家具、木工上门装修,发展到在半机械化或机械化、自动化或智能化的工厂内按订单生产定制的家具和木制品,使得家具与家居木制品的“个性化定制”和“柔性化生产”逐渐发展起来。

3.3 柔性化生产的内涵

柔性化生产(Flexible production),又称柔性制造系统(FMS,Flexible manufacturing system),是由统一的计算机信息控制系统、物料自动储运系统和一组数字控制加工设备有机组成的,能适应加工对象变换的自动化机械制造系统。它能在不停机的情况下实现多品种工件的加工,并具有一定管理功能。它是针对大规模生产的弊端而提出的新型生产模式,即通过系统结构、人员组织、运作方式和市场营销等方面的改革,使生产系统能对市场需求变化作出快速响应,同时消除冗余无用的损耗,力求企业获得更大的效益。

“个性化定制”与“柔性化生产”首次在我国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后,已经成为舆论和社会关注的热点。但许多行业和企业以及更多的人员,并没有理解这两个词的真实涵义,其实质体现的是:“个性化定制”指的是商业模式,是由传统的“商家对用户”(B2C,Business to customer)向“用户对企业”(C2B,Customer to business)或“线上到线下”(O2O,Online to offline)转变;“柔性化生产”指的是制造模式,是由传统的“生产商对经销商”(M2B,Manufacturers to business)或“生产商对消费者”(M2C,Manufacturer to customer)向“消费者对生产商”(C2M,Customer to manufacturer)转变。

柔性化生产在“互联网+”时代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供需双方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明确需求、产品设计、加工生产、物流配送,在短时间之内完成个性化产品的交易,柔性化生产在此过程中至关重要。以服装行业的青岛红领和家居行业的广东尚品宅配为例,都是通过个性化定制和柔性化生产让用户的需求得以快速落实为企业的订单和生产计划。与此同时,柔性化生产也有助实现多企业的组织协同,让技术要素、市场要素等协同配置更便捷,提升产品的质量和服务水平。

3.4 大规模定制的概念

大规模定制(MC,Mass customization),又称规模化定制或批量化定制,是一种集企业、客户、供应商、员工和环境于一体,在系统思想指导下,用整体优化的观点,充分利用企业已有的各种资源,在标准化技术、现代设计方法、信息技术和先进制造技术的支持下,根据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以大批量生产的低成本、高质量和高效率提供定制产品和服务的生产方式[1]。

大规模定制是一种先进制造系统,其基本思想在于通过产品结构和制造流程的重构,运用现代化的信息技术、新材料技术、柔性制造技术等一系列高新及先进适用技术,把产品的定制生产问题全部或者部分转化为批量生产,以大批量生产的成本和速度,为单个客户或多品种小批量的个性化订单定制任意数量的产品,实现大规模生产的一种崭新制造模式。它把大批量与个性化这两个看似矛盾的方面有机地综合在一起,它实现了客户的个性化定制和大批量生产的有机结合。简单地说,大规模定制是以大批量生产手段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的一种制造模式[1]。

实现大规模定制的必须具备:准确获取顾客需求的能力、面向MC的敏捷产品开发设计能力、柔性的生产制造能力。因此,实现大规模定制的技术基础:

1)工业化:具有机械化、自动化、柔性自动化的加工设备以及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

2)标准化:以成组技术、模块化为基础;倡导“部件就是产品”;力求在产品、原辅材料、工艺及工装、质量及检验、销售及服务等技术的标准化,基础信息、文件报表格式、数据定额、业务流程、环节程序等管理的标准化,以及岗位和作业等工作的标准化。

3)信息化:具有先进的信息化系统,确保“人、财、物、产、供、销”等资源和流程的“管控一体化”;实现产品数字化、网络化、协同化、即时化的设计与制造、销售与服务。

4 家居及其定制模式

中国家具业经历了改革开放后30年的高速发展,已是世界家具第一生产大国和第一出口大国,出口国已遍布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国际家具生产和贸易中具有重要的地位[1,10]。我国家具产业作为劳动力密集型的“传统制造业”、人类社会的一个“常青产业”、“民生产业”、“生态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一种“文化创意产业”[1,10],创造了世界的奇迹[10,14-16]。当前,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家具业的发展也出现了从高速发展向中低速发展转变,同样碰到许多新的问题,既面临着许多压力及挑战,也正在进行转型升级和提质创新[10],使得家具与建筑室内装修紧密结合,正在向着“大家居”方向延伸和发展。

4.1 家居的内涵与外延

“家居”,其原意为“没有就业,在家闲着”。当今,其新义为“家庭居室”,是指人在家庭中的居住房间或场所。家居的通俗概念是指家庭装修、家具、电器等一系列和居室有关的用品甚至包括地理位置(家居风水)都属于家居范畴。这里是指构成居室的各类装饰或陈设的物品及环境。最近几年,国内许多家具、木业及装饰建材的生产企业和商贸市场也开始逐渐改名为“家居”企业或“家居”市场。

由上述家居的涵义可知,家居是家具+建筑室内装饰装修。随着家具与建筑室内装饰装修的密切结合,已经由家具产品延伸到家居用品及家居环境。由此“家居”或“家居产业”形成了主要包括家具、家装、家电、家纺、家饰、灯具、厨具、卫(洁)具等八个方面组成的“大家居”的范畴[1],并出现了定制家居、全屋定制家居、集成家居、整体家居、智能家居等制造模式和商业模式。

4.2 家居的定制模式

随着个性化需求的日渐旺盛和“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推行,家居市场个性化定制会越来越流行,尤其是对于80、90后年轻人而言,定制家具(家居)无疑是最受欢迎[1,10]。据不完全统计和预测,定制家具(家居)的2015年市场为1000亿元,如按照未来每年保持18%以上增速,到2020年市场规模将可能达到1600亿元。因此,如何在“家居”大范畴中找到自己企业的经营定位、制造模式和商业模式,是家具企业转型升级和创新驱动发展的一个首要问题[1]。以此同时,家具大规模定制与先进制造技术将会得到广泛的应用[1,10],家具(或家居)的“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也将会不断发展。

(1)定制家具:是家具企业在大规模生产的基础上,将每个消费者都视为一个单独的细分市场,消费者根据自己想要的家具来设计或提出要求,企业根据消费者的设计要求或订单来制造的个人专属家具[1,10]。如目前市场上出现的整体衣柜、整体厨柜、整体书柜、酒柜、鞋柜、电视柜、步入式衣帽间、入墙衣柜、整体家具等。

定制家具是对一件或一套、一类家具产品的定制,它可以根据消费者个人喜好、空间细节来定做个性化的家具配置,每件(套、类)定制产品都可以独一无二。因此,它是目前库存家具生产企业和消费市场的潜在竞争。

(2)定制家居:是基于大规模定制(MC),并以规模化、标准化和信息化为基础,满足用户个性化家居需求的一种商业模式。它是以使用者为中心进行家居的完全定制,从设计入手将家具与室内装修、装饰等之间的关系充分协调,按个性化设计、工厂化生产,从而达到风格的一致和工艺的完美结合。

定制家居是对室内居住环境及其家居用品的整套定制。定制家居作为家装产业化的产物,它与传统的家装模式有着显而易见的优势,它不仅能够替代传统的手工作坊式的装修模式,而且也是未来装饰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3)全屋定制家居(整装定制家居):是一项设计及定制、安装等服务为一体的家居定制解决方案,它是企业在大规模生产的基础上,根据消费者的要求来设计与制造消费者的专属家具或家居[1]。全屋定制家居是为了实现家居风格的统一,从设计、选材与规格、外观造型、色彩装饰,到功能、环保与配套升级、生产制造、销售服务等,对每一件家居产品都进行单独定制,使构成全屋定制体系的每个空间或每件家具产品都有不同的风格以满足个性化的需要[1]。

全屋定制家居打破了“先装修后买家具”的传统装修理念,是主张“先定家具后装修”的模式,既可以合理利用房屋的各种空间,又能够与整个家居环境相匹配。其借助互联网技术手段和平台,吸引了消费者,通过网上预约、上门量尺、方案设计、到门店看方案、合同签订(下单)、定制生产、产品配送、上门安装售后等流程,为消费者提供了个性化的家具定制服务。并具有符合现代人生活追求、满足个性化需求、按订单生产、没有库存积压、加速资金周转、降低营销成本、简化装修流程、利于产品设计开发、注重品质与环保等优势。目前,全屋定制家居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认可,也已成为众多家具厂商推广产品的重要手段之一,未来十年将是定制类整体家居发展的高峰[1]。

(4)集成家居(整体家居):是把整个室内装修作为一种产品经营的服务模式,是以满足家居个性需求为前提,以工厂标准化生产为保障,以专业化服务为核心,集整体家装设计、施工,家居产品研发、生产,材料整合配套、供应成一体的全方位家居服务模式[1]。

集成家居(整体家居)是由家居产品生产企业独立承担和提供设计、生产制作和装修服务等一条龙服务,通过规模化定制、工业化生产、信息化管控、网络化服务,为消费者提供专业化的整体集成家居解决方案,根据消费者的个性化要求,量身设计定制家具、衣柜、厨柜、书柜、壁柜、鞋柜、电视柜、地板、木门、楼梯、墙板、踢脚线、木线条等所有家居产品,能使全屋家居产品在产品、选材、装饰、装修和配饰等整体风格上协调统一、浑然一体、协调一致;能满足客户对整体家居的产品需求和服务需求,具有整体性更强、品质更优、装修更少,更具个性化、更省心省时省钱的鲜明特征;同时,还能缓解装修中出现的污染问题,解决了施工现场噪音、粉尘、有害物质的污染,构造舒适、安全、环保、时尚、人性化、个性化的室内家居环境[1]。

(5)整木家居(整木定制、整木家装):就是把家居装修所需木制产品组合在一起。这是一个概念,就是为消费者和客户提供一整套家居木制产品的整体风格解决方案,所配套产品包括家具、木门、木窗、厨柜、衣柜、酒柜、书柜、衣帽间、护墙板、天花板、楼梯、地板、壁炉、装饰柱、各类装修造型套、装饰造型线条、百页窗等定制型木质产品。整木家居,通常大多是实木或板木结合的中高端产品定位,主要适合于别墅、豪宅、庄园、会所、高档宾馆酒店、高档消费场所、标志性高档场所、风格建筑室内、高档样板房等的装修。

尽管目前整木家装还没有行业标准,行业对整木家装概念还很模糊,整木家装得设计理念、工艺结构、配套技术上大多还不成熟;真正专业做整木家居或整木家装的规模型企业还不是很多,一些整木家装品牌基本都是从以前生产木门、柜类、木地板、楼梯类、家具类等产品延伸而发展起来的,企业水平有高有低,质量有好有坏。但随着工厂化定制、数字化设计与制造技术的推进,整木家装将会是未来家居装修行业的一个重要趋势。

(6)智能家具:是在现代时尚家具的基础上,将组合智能、电子智能、机械智能、物联智能等巧妙地融入家具产品中,使家具智能化、时尚化、多功能化,使用更加便捷、舒适。这是新贵生活方式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未来家具发展的潮流和趋势。

(7)智能家居:智能家居:是以住宅为平台,利用综合布线技术、网络通信技术、安全防范技术、自动控制技术、音视频技术将家居生活有关的设施集成,构建高效的住宅设施与家庭日程事务的管理系统,提升家居安全性、便利性、舒适性、艺术性,并实现节能环保的居住环境[1]。

智能家居是一个居住环境,是以住宅为平台安装有智能家居系统的居住环境,是在物联网的影响之下物联化体现。智能家居通过物联网技术将家中的各种各样的家电设备连接到一起,构成功能强大、高度智能化的现代智能家居系统,可以提供家电控制、照明控制、窗帘控制、电话远程控制、室内外遥控、防盗报警、环境监测、暖通控制、红外转发以及可编程定时控制等多种功能和手段,使生活更加舒适、便利和安全。与普通家居相比,智能家居不仅具有传统的居住功能,兼备建筑、网络通信、信息家电、设备自动化,集系统、结构、服务、管理为一体的高效、舒适、安全、便利、环保的居住环境,提供全方位的信息交互功能,帮助家庭与外部保持信息交流畅通,优化人们的生活方式,帮助人们有效安排时间,增强家居生活的安全性,甚至为各种能源费用节约资金[1]。

智能家居让用户以更方便的手段来管理家庭设备,比如,通过触摸屏、手持遥控器、手机、移动终端、互联网来控制家用设备,更可以执行情景操作,使多个设备形成联动;另一方面,智能家居内的各种设备相互间可以通讯,不需要用户指挥也能根据不同的状态互动运行,从而给用户带来最大程度的方便、高效、安全与舒适[1]。

5 结语

当前,在互联网和“工业4.0”的时代背景下,随着我国大力推动“两化融合”、“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尤其是在我国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个性化定制”与“柔性化生产”,这些都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思维模式、商业模式和制造模式。因此,作为劳动密集型的家具制造业和传统的室内装修业,面对我国劳动力、资源与环保成本的持续上升,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个性需求的日趋多变,技术进步的日新月异,应该学习借鉴“工业4.0”和“互联网思维”,通过“制造业+互联网”,走信息化与工业化的“两化”深度融合之路,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的强力支持下,将大规模定制理论和信息技术有效融合,通过数字化设计与制造的生产方式、信息化管理与服务的商业模式创新,逐步实现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过程控制、企业管理、营销服务等生产经营全过程的数字化、智能化,才会使家具或木业制造企业从产品制造商向家居系统集成服务商的方向转变。可以预计,我国的家具或家居的“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将会有持续不断的发展。

参考文献

[1] 吴智慧.工业4.0时代家具产业的制造模式[J].林产工业,2016,43(3):6-10.

[2] 常杉.工业4.0:智能化工厂与生产[J].化工原理,2013,11:21-25.

[3] 吴智慧.工业4.0: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新思维与新模式[J].家具,2015,36(1):1-7.

[4] 家具编辑部.实现产业转型,必须正确认识互联网思维和企业家精神[J].家具,2015,36(6):1.

[5] 杨文嘉.新工业革命对家具制造业的影响[J].家具,2013,34(1):5-7.

[6] 罗文.德国工业4.0战略对我国推进工业转型升级的启示[J].可编程控制器与工厂自动化,2014(09):36-39.

[7] 德国联邦教育研究部工业4.0工作组,康金城译.把握德国制造业的未来 实施工业4.0攻略的建议[R].中国工程院咨询服务中心,2013,09.

[8]  郑悦.工业4.0时代[J]. IT经理世界,2013(12):18.

[9] 中国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印发《中国制造2025》的通知[R]. 2015-05-08.

[10] 吴智慧.家具产业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地位与机遇[J].家具,201,37(1):1-7.

[11]  戴力农.中国家具业电子商务的现在和未来[J].家具,2013-01-01

[12]  吴智慧.服务型制造:中国家具业转型升级的新模式[J].家具,2013-03-01

[13] 家具编辑部.数字化+智能化:传统制造业重构的核心技术[J].家具,2014,35(1):1.

[14] 朱长岭.中国家具行业可持续性发展探讨与展望[J].家具,2013,34(1):1-4.

[15]  吴智慧.中国家具产业的现状与发展趋势[J].家具,2013,34(5):1-4,15.

[16]  朱长岭.中国家具行业持续发展的机遇及应对措施[J].家具,2015,36(6):1-4,17.

基金项目

木竹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科研计划课题(TIAWBI2014-05);江苏省高校优势学科建设工程资助项目(PAPD)。

作者简介

吴智慧(1963-),男,教授,主要从事家具设计与工程方面的研究。E-mail:wzh550@sina.com。

南京林业大学家居与工业设计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家具设计与工程”博士点学科主要创建者和带头人,江苏省家具家饰产品设计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江苏省工业设计中心主任,《室内设计与装修》、《家具》杂志总编,《林业工程学报》执行主编;日本东京大学、美国密西西比州立大学兼职教授;全国家具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国家木竹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家具协会设计专业委员会和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等;多次担任上海、广州、深圳等地举办的国际家具展览会及全国性家具设计大赛的设计奖评委。主要从事家具设计与制造、传统家具风格与艺术、家具大规模定制与智能制造、家具与木制品企业信息化工程、家居与室内装饰工程、木竹制品生产制造等方面的教学科研、技术服务等工作。

出版教材及专著12部,通过部省级科技成果鉴定(验收)8项,获得部省级成果奖3项,主持国家或行业标准15项,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授权发明专利12项、实用新型专利16项。

曾荣获中国家具协会20年杰出贡献奖、中国家具设计突出贡献奖、国家木竹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突出贡献奖、全国家具标准化先进工作者等。